金冠城娱乐app下载_金冠优惠app下载安卓版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程步
程步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5,164,805
  • 关注人气:1,289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108秦皇两岁落难十岁还秦中间八年怎不寻父

(2021-06-28 08:09:13)
金冠城娱乐标签:

文学

杂谈

分类: 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第108章 神子下凡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1

唐雎不肯脱朝服,随从一想也对,就这么躺下死了,明早抬出去就埋了,的确省事。

这么想着,随从转脸就要往外走。

没想到,唐雎身子骨瘦得像片枯树叶,脑子却一点不糊涂,看着随从这就要走,恫喝一声:

“站着!尔等说明日走,怎么不收拾家伙?”

“嘿——”

随从没辙,只好有一搭没一搭地收拾鞍马弓箭。

当晚,唐雎不吃不喝就躺下了。

第二天大早,令随从大失所望,天刚蒙蒙亮,唐雎就起来了。一起来他还没忘昨天的事,一条声地催促着众人,赶紧收拾家伙上路。

随从这时真就捱不过了,心说真他妈遇见鬼了,一百多少岁都数不清了,又病成这样,居然不死,他又活过来了。

没办法,一干人只好没精打采,又满心怨气地去收拾家什。看看原来唐雎坐的车子,撂在那里风吹日晒,早就糟烂了,随从就想糊弄他:

“老头儿,走不了了,魏王赏你的御车糟烂了。”

“尔不会借一辆?”

“跟谁借去?”随从打马虎眼。

唐雎恼了:

“我乃魏国上卿,吾王御使,尔若怠慢,小心杀头。”

随从心里骂娘,老头儿还没法糊弄,赶紧去向邑主借了辆新车,忙里偷闲去告别妻儿相好,直到中午,这才延捱着上路。

一行人出了西亳邑,沿着河水南岸的官道向东走。此处离大梁已经不远了,不足三百里,乘车骑马,有个两三日就应该能到了。走了大约有两个时辰,前方不远处有个渡口,唤作孟津渡。

一阵东风吹来,有人声飘过。

唐雎撩开车幔往前一看,只见河水上几条大船,旌旗招展,正往来飞驰地摆渡过来一队人马。

唐雎看不清旗号,便问随从道:

“尔等看看,是哪国人马?”

随从抬头看一眼:

“像是赵国的。”

“看清楚了?”

“没错,回上使大人,是赵国的人马。”

唐雎心里纳闷,赵国的使节从这里南渡河水,这是要去哪儿?

从这渡口的位置判断,这是要去秦国。这不刚刚血海深仇打了长平大战、邯郸大战,怎么这么快就化干戈为玉帛啦?

这几日,唐雎已经从随从口中知道了一些战事的情况。两番大战,秦国大败,赵国大胜。若以此判断,秦国吃了苦头,不会善罢甘休主动示好。赵国既然打败了秦国,正八面威风趾高气昂,也不应该这般屈身下礼,拉拢秦国。除非它有更大的野心,另有图谋。

图谋谁呢?

唐雎前后左右思索一番,只能是魏国。

结好秦国,了断后顾之忧,便可向南夺取魏国的河内之地。一旦叫赵国占领了河内之地,南渡河水,攻取大梁,几乎就是顺水推舟的事情了。以当今赵强魏弱,魏国便是亡国在即了。

这么想着,唐雎顿时紧张起来。

他赶紧叫队伍停下,避在道边一处高坡上,自己撩开帷幔,扒着车窗,两眼一刻不离地盯着远处的队伍,倒要看看他们过了河水奔哪里去,这才好回禀魏王,急寻对策,掌握主动。

往来如飞的大船终于停了下来,队伍过完没立时开动,而是停在岸边,整理好车仗旌旗。一通忙活之后,一声号角,霎时间鼓乐齐鸣,然后才见人马开动,卷起黄土迎面而来。

只见那队伍,前有仪仗引导,跟着是几辆豪车,两侧还有骑兵随行护卫,后边也是骑兵镇后。

唐雎又纳闷了。这不像一队寻常的使臣,队伍过于豪华,而且还有鼓乐号角。难道是赵王亲自去秦国会盟啦?

如果是这样,那就真坏了,那就说明赵国真的要有大动作,要和好秦国向魏国下杀手了。

唐雎回头看看身边老弱病残的随从,若是有一彪人马,他真恨不得一声令下,叫手下人先是一通乱箭,然后一拥而上,冲上去把那可恶的赵王就地解决了,一绝魏国的后患。

唐雎正在那里胡思乱想做白日梦,突听一声呼啸,跟着就听“铿锵锵,嗖嗖嗖”,一阵弓弦响亮,箭羽呼啸,当时就见官道旁树林中,飞出一阵乱箭,旌旗招展的队伍顿时人仰马翻,一片惊呼。

“有劫匪!”

“有劫匪!”

“不要乱,保护车仗!”

程步著长篇小说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 

2

四下乱箭如蝗。

惊慌失措的赵国护卫立刻滚鞍下马,拔剑在手,摘弓搭箭,准备还击。

可是不等赵军护卫拉满弓箭,丛林中已经杀出一彪人马,手起剑落,鲜血四溅。官道上,山坡下,顿时刀剑铿锵,混战一片。

唐雎被这眼前的一幕惊呆了。

怎么老夫昏睡绝食,竟然修炼成了梦想成真,意念杀人的神功了?

不可能啊。

那么眼下的厮杀是哪国的将伍,何方的刺客?为什么要杀赵王?

难道魏王未卜先知,早已定下奇计?

这也不可能啊!

唐雎赶紧招呼随从:

“快快,备刀箭,以防不测!”

这头说着话,那头却不期被一个小孩儿吸引了目光。

只见那队伍最前面一辆豪车上,坐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儿。第一波乱箭飞来,便射中了小儿身边的驭手。那驭手挺了挺身子,一头栽下车去。那孩子冲那驭手喊了几声,却并没有吓得躲起来,反倒是镇定自若,挺起身来,拿一双眼睛四下乱巡,脸上没有丝毫的惊慌和恐惧。

唐雎心里赞叹,这孩子是什么人?

赶车的?

这点大孩子不可能。

驭手的儿子?

如此豪华的车队,不是这般规矩。哪能让你驭手的儿子坐在车前玩耍。

赵王的公子、王孙?

不应该坐在这等卑贱的位子上。

不论是谁,如此临危不乱,定不是凡人!

就在这时,几支乱箭先后射在那孩子坐着的车帮上,铿锵之声远远的唐雎似乎都听得真切。

可那孩子只矮了矮身子,回头看了一眼,复又转头,四下巡视眼前的混战,还不时发出喊声:

“左边上来了!”

“小心身后!”

这时候,唐雎好像突然看出了门道。这些刺客,或者是将伍,就是冲着这孩子来的。

这孩子坐的车子中箭最多,而且都是射在前帮那孩子的附近;刺客也都是朝这个方向攻击,虽然他们各有分工,有十几个刺客且战且退,那是为了吸引护卫离开豪车,另有几个刺客正前赴后继地要冲开护卫,奔这孩子去,那架势就是要取他性命。

突然,那孩子朝车的右后侧一指喊道:

“那边!后面有人上来了!”

一片混乱中,那孩子稚气的喊声越发细脆清晰。

唐雎顺着那孩子手指的方向看过去,果见树丛中又钻出来几个人,正猫着腰,趁着乱,飞快地向那孩子的车子接近。

四下正在混战,除了唐雎没有人注意到那孩子的喊声。

那孩子又喊叫了几声:

“快来人啦!刺客摸上来了!”

四下都在搏命,没人理睬。

眼看着摸上来的刺客已经接近他坐的豪车,一伸手就能抓住车帮跳上车来。几个刺客壮汉,面对手无寸铁一个孩子,跟着手起剑落,那孩子便一命呜呼,绝无逃生的可能了。

   可是就在这时,只见那孩子伸手从腰间拔出一把短剑,转头对车子里喊了声“娘”什么的,回身一剑,就扎在了辕马的屁股上。那马受了疼痛,猛地向前一蹿,跟着就带动整个豪车,向前冲了出去。

四匹马拉着的豪车飞一样卷起尘土,从唐雎的身边飞驰而过。再回头看那车子和孩子,早被卷起的黄土遮住了身影。

望着远去的豪车,摸上来的刺客跟着车子猛跑了几步,看着追不上了,放了几箭,然后在那里捶胸顿足。

随着那辆豪车的远去,战斗很快就结束了。一声呼啸,活着的刺客迅速退进丛林。赵军的护卫也不追赶,一拨人救护伤者,一拨人打马去追远去的豪车。

当赵军的仪仗终于驮好了伤兵,夹着旌旗,灰头土脸地从唐雎身边经过的时候,唐雎忍不住下车走上前去,挑了个千长模样的人问道:

“老夫是魏王使臣,敢问贵军护送的是何人?”

那千长抬眼看看唐雎,果见有魏王的符节,便没好气地回道:

“秦太子夫人,怎么着?”

那千长说完要走,唐雎用他那枯枝一般的老手一把抓住:

“敢问将军,那豪车上的孩子又是何人?”

“秦太子子。”

“啊!太子子?”

“你认识啊?”

“将军留步,其太子乃秦柱否,夫人曰华阳?难不成秦太子又娶了赵公主,生子便是那孩子?不对呀,那孩子七八岁了,不当是太子新娶新生。敢问将军,适才所言秦太子为谁?”

“秦子楚。”

“啊!秦子楚?秦子楚做了太子啦?可、可是,子楚妻、子不是被斩杀于邯郸西门了吗?”

“诈也。”

“诈也!那敢问将军,这秦太子子,又是谁呀?是那生于邯郸的正儿吗?”

“是吧,听说是叫正儿。”

“那老夫再敢问将军,什么人要杀那秦太子子呀?还下这么大的本钱,为什么呀?”

那千长不耐烦地一把甩开唐雎的拉扯道:

“某哪知道。兴许是前世有仇,今日有恨呗。”

“不对。他一个七八岁的孩子,哪来前世仇今日恨?再者说,谁呀?”

赵军的千长早就走远了,唐雎全无察觉,还立在官道上自言自语:

 

“赵国不可能,赵王的舅爷都明晃晃地灭门了,要杀他,邯郸就要他的小命了,不会天遥地远跑到孟津渡。韩国魏国挨不着。这孩子生在邯郸,八竿子打不着。楚国就更别说了,天遥地远,谁知道有这么个太子子。那是秦国自己的公子叔伯?也没这个可能。八岁的小儿,只是个太子子。太子还没继位呢,离争位还十万八千里。”

唐雎翘首朝远去的车马看一看,低头嘟囔道:

“那就奇怪了。谁要取这孩子性命?而且下这么大的本钱,派出这么多人手,更明晃晃面对赵国这么多兵马护卫,竟然还冒死向前,不惜以命夺命?谁呀?啊!”

唐雎突然想起来年轻时听说过的一个传言。

说是秦国圣巫程饷曾言,西方地之尽头曰西啦,西啦有马国。马国的费力大王有个儿子犯上弑君,暗杀了费力大王,自称压山大王。这压山大王是九天逐下来的恶魔,落到人间之后仍然不思悔改,继续作恶。不久压山大王就要东征,沿途要毁灭一切生灵和文明。终极的目标,就是要毁灭东方地之尽头的华夏文明。上帝不忍,降下神子,以聚中华,这个神子就是商鞅。

唐雎原本不信这个传言。商鞅虽是大能大伟,毕竟没能成事,自己惨死,未见有神子之神也。

可是此时,目睹了刚才的一切,唐雎突然就像是被神灵灌顶。

他信了,而且坚信不疑。

他相信,这个孩子才是上帝派下来,拯救华夏文明和万物生灵的神子。无怪乎乱箭伤不了他,刺客难以近身,赵国与秦国多年的血海深仇,却不杀这孩子反而拼死护卫。

“天啦——!天意啊——!天意不可违矣——!”

魏国的百岁老臣唐雎,仰天长叹:

“机不可失,时不再来呀!叫那傲慢愚蠢的东西窃符救赵,让秦赵都摆脱了纠缠,一日这神子继位……,完了,魏国完啦!”

唐雎是五世老臣,见过魏国五个国王,也见过诸侯列国许许多多的君王和他们的公子。以过去和现在这等诸侯列国的君王和子孙,虽然有的聪明有的愚笨,有的勤勉有的荒唐,可那都是凡人。面对这样的敌手,魏国尚有运作战胜的可能。

可是这个孩子,神子下凡。这点大的孩子,一片厮杀血肉横飞中,哪来这般沉着无畏?遇到紧急情况,又如何能这般随机应变,立刻就能想出应对的办法,而且还能够从容实施,并一举获得成功!

神子下凡,那是要消灭列国,重整这周天子八百年的破碎河山啦。

“完了,一切都完了。”

随从这时候已经从惊慌中定下神来,听这唐雎嘟囔,不以为然道:

“王使上官操那闲心。他爹才是太子。秦王再活二十年,他爹即位又活三十年。万一秦王废太子,又万一他爹太子死在秦王前面,您老人家就二百岁见了,哪里就一定能轮到那小儿称王?”

唐雎充耳不闻,只顾嘴里嘟囔道:

“谁呀,谁要杀那孩儿?再杀呀,锲而不舍呀。上帝开眼啊,杀了那小儿,给魏国一次生机吧!”

一阵秋风吹来,唐雎就像一片干枯的树叶,摇晃了几下,在风中打了个旋转,一头栽倒在地。

待到随从上前查看时,唐雎已是生息全无,魂归九天了。

 

什么人要杀秦王孙正儿一直是个谜,直到若干年后,戴罪服刑的秦御史程邈无意间翻出了一枚竹简……
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一部终,待后续
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金冠城娱乐app下载 金冠城娱乐app下载,金冠优惠app下载安卓版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