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冠城娱乐app下载_金冠优惠app下载安卓版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程步
程步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4,612,504
  • 关注人气:1,257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正文 字体大小:

78秦昭王恨死也不杀白起竟是因秦穆公事

(2021-03-31 09:00:00)
金冠城娱乐标签:

文学

分类: 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78章 穆公遗训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1

公叔虔闻听此言,冷冷一笑道:

“吾王就杀了他,上帝能怎么着?”

程恦抱拳一揖道:

“那西啦马国费力王子早已继承王位。他有个儿子唤作压山,此乃恶魔投胎。一旦吾王杀其长子商鞅,上帝必收回次子。压山继位,必横扫天下,兵临我秦国。故而商鞅不能杀。”

公叔虔一阵冷笑:

“哼哼哼哼,胡扯!一派胡言!”

秦惠王要杀商鞅主意已定,又有公叔虔等诸多公叔推波助澜,当时就脸一黑,把程恦给轰了出去。

可是万没想到,平时谦卑恭顺的程恦,当时就在咸阳宫门前作法,晴空朗月五月天,立时就飞沙走石,百木凋零,眼瞅着绿油油的庄稼地,一会儿就枯萎焦黄了。最后只听“轰隆”一声巨响,当年商鞅迁都咸阳时,立起的两个冀阙,右边那个竟崩塌了。

闻听此事,秦惠王又气又怕,一面叫人把程恦抓了起来关进大牢,一面赶紧派人向西打探,看是不是真有个西啦马国,有没有费力王,他是否真有个恶魔的儿子叫压山。

三队人马分头日夜兼程,向西一气跑出去三千多里,耽误了有小半年的时间,回来皆报,鬼都没有。

秦惠王一怒之下,车裂了商鞅,跟着也把程恦杀了。

杀程恦的时候,咸阳城好多人围观。

刽子手一刀砍下了程恦的头,可是程恦的身体却跪着不倒,只脖腔上喷泉一样的往天上滋血。更奇的是,程恦人头落在地上睁着眼睛,在场的人都说亲耳听见,程恦的脑袋落地之后又转了一个圈,然后长啸一声:

“神啊——救秦国吧!”

当时吓得刽子手瘫跪在地叩首不止。在场监斩的官员和围观的百姓四下逃散。

没人敢把这事禀报给秦惠王,但是私下里传得太疯了,不久秦惠王也知道了,吓得他赶紧下旨,将程恦照列侯之礼安葬,让程恦的儿子程葞继承官职爵位,而且从此怕鬼,提心吊胆。

程恦的儿子程葞也是个绝人,当即辞官不做,非要西行,去探究他父亲说的事情是真是假。

此一去十四年杳无音信,人都以为这程葞定然是死在半道上了。哪知突然一天,他就回来了,据说还学会了几种鸟语,认识了三种蝌蚪文。

程葞回到咸阳就到咸阳宫大殿求见。

秦惠王好奇,集齐文武大臣,把程葞宣进殿来。只见他满头满脸全是毛,人瘦的只能看见一个鼻子一张嘴,再就是两只眼睛在头发胡须中间不时地闪烁。

秦惠王看他不似个人样,便问道:

“卿是谁?”

“臣程葞叩见吾王。”

“卿这一走几年啦?”

“臣不见吾王,十四年矣。”

“走到西地尽头了?”

“回禀吾王,臣确是走到了地之西头。家父程恦所言不虚。地之尽头果然名曰西啦,西啦果有马国,马国果有费力大王。”

秦惠王提起这话头有些胆寒,便打岔道:

“马国何样?是否皆为走马之国?”

“回禀吾王,马国先祖乃人头马面,如今进化为人,与华夏人等无异。只马国人,多毛白皮,喜石而不喜木。建房多用石料。街衢偶见石头所铸光腚美女。”

“啊,有这事?”

群臣啧啧,气氛有些轻松起来。

“还有什么稀奇事端?”

秦惠王一问,程葞道:

“回禀吾王,那西啦马国的费力大王,真如家父所言,竟与商鞅同年同月降生,同年同月当政,又同时变法,且变法之策也如出一辙。更令人称奇的是,吾王于先祖孝公二十四年八月末杀商鞅,费力大王亦在同年次月,只晚商鞅数日,被家人所杀。”

秦惠王与群臣均惊得目瞪口呆。

众人既不怀疑程葞会说谎,又不相信天下真有这等巧事。难不成圣巫程恦真能如此神奇地占卜天地。

秦惠王忍不住问:

“那,那费力不讨好的王,真有个恶魔儿子否?”

“回禀吾王,费力王果然有逆子继位为压山大王。压山大王果然率军东征,数年便消灭三百余国。城垣夷为平地,百姓或杀,或劫虏为奴。只几年时间,压山大王便攻城略地所向披靡,向东进攻一万多里,兵锋已抵秦国西面的帕米尔高原。”

“啊,竟有此事?那,那恶魔,现在离此还有多远?”

“回禀吾王,幸亏上天怜悯我秦国,神显灵,在帕米尔高原降下一场史无前例的大雪。大雪深达丈余,人畜有进无出,连续数月,滴水成冰。压山大王无奈,只好转道向南,欲从楚国入秦,屠灭我华夏文明。此时天神再次显灵,降下烈日酷热。一连数月,烈日当空,热能熟卵。压山大王畏惧天意,这才无奈撤军。我秦国乃至华夏文明,这才逃过一劫。吾王,我等华夏子民,云云苍生,必得感谢上天,从此敬神畏天,才是救赎。”

程葞一口气说完,大殿上半天毫无声息。

秦惠王和群臣都屏住呼吸,瞪着眼睛看着程葞,不知这人是神是鬼,反正不是人了。

程葞没有妄言。

所谓西啦马国,今日唤作希腊马其顿。费力大王和压山大王,今日写作腓力王和亚历山大。其中的时间、地点、生死变法,也分毫不差。

听了程葞的话,秦惠王深悔听了公叔虔的话杀了商鞅,当即下旨,叫把商鞅挖出来厚葬。

岂料众人遵旨跑到骊山脚下,挖开商鞅的墓穴时,原本车裂归葬的尸骨,竟然荡然无存。棺木中只有一颗拳头大小的人心,鲜活如初。

事情禀报给秦惠王后,复又把他吓了一跳。只觉得这咸阳有商鞅便没他秦惠王。当即又下旨,叫把那颗心不管是不是商鞅的,连同棺木泥土,都挖出来运到当初商鞅的封地商邑,照原本列侯的规格厚葬。

想想还不能释怀,为了表示改过自新,秦惠王复又下了一道圣旨,待商鞅于商邑下葬之后,改元更始,把那年原本秦惠王十五年,改为秦惠王后元年。

从此秦惠王便把程葞一门供了起来。不用上朝,不用职事,怎么着都行,只管领钱,别再临风作法就好。

如今这巫卜的职位传到程畟手里,天下人已经不太信这档事了。朝中遇有大事,也很少请程畟占卜,偶尔占卜的结果,也不一定有人听了。

故而程畟闻报,相国张禄冒雪来访,心下怪异,赶紧穿戴整齐出门迎接。

程步著长篇小说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2

张禄进门,抢先抱拳施礼道:

“夜半来访,多有冒昧,还望圣巫见谅。”

闻听张禄恭维圣巫,程畟不敢当,赶紧躬身还礼:

“不敢。相国亲临敝舍,未及远迎,还请相国见谅。”

张禄跟程畟二人客气一番,相互见礼,家仆引入正堂落座。程畟命家人拢火奉酒,款待张禄,自己滴酒不沾,正襟危坐,等着张禄言明来意。

张禄礼节性地端起酒樽在嘴上碰了碰,放下酒樽,看着程畟没有开口询问的意思,只好自己先叹了口气道:

“唉!夜半来访,多有冒昧,只因一事挂心,特向圣巫请教天意。”

程畟并不搭话,只是微微颌首,静候下文。

“武安侯白起,乃我张禄之诤友。我二人一文一武,辅佐吾王,已有十数年矣。其间虽偶有争执,然皆是为国事,而非为私怨也。”

张禄看看程畟,见他在听,而且没有异样的神情,便继续说道:

“可是如今,吾王突然震怒,先贬白起为士伍,后又发配阴密。如今外面天寒地冻,大雪封山,咸阳向西山路崎岖,数十里之内杳无人烟。张禄甚为武安侯公担忧,想为武安侯公的性命,向圣巫请教吉凶。”

程畟点点头:

“如此甚好。只是以人事问天,当于黎明时分,且需斋戒沐浴,以除人欲。然后日出而歌舞以告上天,正午行卜以问吉凶,方能得天意知行止。如是,相国需明日复来。”

“哦?那现在……”

“若卜鬼事,亦需待子夜而问天。如是,则时辰尚早,相国还需久等两个时辰。”

张禄心里不踏实,等不到明天,他也并不太信占卜问天这回事。此番前来,只是想向程畟打听一些前朝旧事,于是就道:

“明日本相就不想再劳烦圣巫一回了,那就问鬼事吧。”

程畟复又点点头:

“相国怎么会有鬼事,要占卜问天呢?”

张禄故意苦笑一下道:

“鬼事,也是为了武安侯公。吾王震怒,要杀武安侯公,上天不悯,偏在此时降下漫天大雪。本相想向神灵讨问一句,欲见武安侯公于地下,当在何时何处?”

程畟不明就里,点点头安慰张禄道:

“相国不必忧虑,吾王不会杀武安侯公。天降大雪,乃四季自然。”

“哦?”

张禄见程畟说得如此肯定,不免心中一紧,竟顾不上巧言掩饰,直杵杵地问道:

“圣巫如何如此肯定,吾王不会杀武安侯白起?”

“先祖穆公有祖训,若非谋逆,不杀将军。穆公之后三百余年,一十八位秦君,无论贤愚仁暴,无人违背。”

“竟有这事?”

程畟点点头。

张禄心中一下紧张起来。

怪不得秦王稷都气成这样了,一个“杀”字始终不肯出口。如此一来,白起肯定是性命无忧了,怪不得他敢于如此嚣张。那邯郸战役怎么办?若本相出力,叫魏燕夹击邯郸,一旦城破,危机过去,秦王稷一高兴,朝中再有他的死党好言几句,岂不又叫白起翻过身来。再过几年秦王稷山崩,自己岂不成了第二个商鞅?如何是好?

张禄有点后悔,在向白起发动进攻之前,没有做细致的侦察,竟不知道秦国有这样的祖训。早知有这样的东西,即使想做也应该更隐蔽一些。哪怕撺着对长平之战也有质疑的蒙骜去出头,也不应该如此莽撞。

可是现在事已如此,断没有回头的可能了,现在已经是你死我活。唯一能够打破僵局的,就是想法突破这条祖训。要想突破祖训,就得搞清楚秦穆公是在什么情况下立了这条祖训。

这么想着,张禄就假装欣喜地说道:

“哎呀,谢天谢地,如此一来,武安侯公可以无恙了,本相甚是欣慰。不过本相有一事不解,要请教圣巫。卜圣巫说的祖训存于何处?本相侍奉吾王已有十数年了,怎么从来没听吾王提起过?”

“相国问得极是。先祖穆公的这条祖训并未留下文字。”

程畟心想,相国定不会有兴趣听这陈年旧事,便就不往下说了。

哪知张禄却急不可耐地追问道:

“既没有留下文字,那祖训何来?”

“此事说来话长。”

程畟看看张禄,那意思是在问,你有兴趣听这陈年旧事吗?

张禄神会,赶紧道:

“窗外大雪,你我闲来无事,正好把酒说史。前朝兴衰,多少生死,都化作两不相干的动人故事,这不是人生难得的一种享乐吗?”

张禄举起酒樽:

“来,喝。哎呀,圣巫不喝酒?你看看,你看看。”

“无妨,相国请。”

“好好,请请。”

张禄仰头喝了一大口酒,放下酒樽故意作畅快状:

“啊,痛快!圣巫请讲吧。”

“啊,好。那是先祖穆公二十五年,周天子的胞弟作乱,天子襄王逃出都城,派人求救,请秦国发兵勤王。先祖穆公于是亲率大军前往,杀死了天子的胞弟,护送周襄王还朝。也就是这次进兵中原时,先祖穆公看到了中原的繁华,羞愧于世代偏安西陲,遂发下宏愿,要进军中原。”

“这事我知道。”

张禄心里其实很着急,对于程畟这般自从盘古开天地的讲法,有些按耐不住,可是既然说了“把酒说史”,他又不便明说。

程畟沿着自己的思路往下说:

“数年之后,突然有了一个机会。郑国有个城门司马,遣人来向先祖穆公进言,说他掌管郑都的城门,可以帮助秦国里应外合拿下郑国。先祖穆公一心想进驻中原,便觉得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,就打算发兵前往。穆公的两个臣子蹇叔和百里傒闻听此事,便劝谏道:‘经数国越千里而袭人国家,鲜有胜者。况且郑人卖郑,焉知不会有秦人卖秦?’当时先祖穆公一心只想着中原繁华,没有接受二人劝谏。”

程畟看了一眼张禄,见他聚精会神地在听,便不紧不慢地接着往下说道:

“……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金冠城娱乐app下载 金冠城娱乐app下载,金冠优惠app下载安卓版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