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冠城娱乐app下载_金冠优惠app下载安卓版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程步
程步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4,448,397
  • 关注人气:1,240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45秦昭王要打邯郸为何范睢暗喜白起叫苦?

(2021-02-05 07:16:11)
金冠城娱乐标签:

文学

分类: 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第45章 四十八年正月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1

秦王稷的孙子,秦子楚的妻子赵姬,怀胎十月,足月临产了。确切的时间是秦昭王稷四十八年正月初一子时,也就是公元前259年1月1日一时许,一个男婴,不合时宜地挑了这么个时间,降生在满是仇恨的邯郸城中,赵豹府内。

产婆给赵姬估的预产期,是四十八年十二月中。可是眼看着日子到了,赵姬的肚子却一点动静也没有。

一晃二十几号了,一天,子楚就摸着赵姬的肚子说:

“这孩子有灵,知道这会儿不是出来的时候,瞧这邯郸城内满是悲伤仇恨。”

赵姬回道:

“那这悲伤仇恨什么时候才能过去?别把我们儿子憋死了。”

玩笑归玩笑,赵姬心中是真的着急了。

老不出来别有什么问题?是痴呆孽傻,还是缺胳膊少腿呀?

一晃又几天过去了,看看十二月过完了,原本每天还在肚子里踢两脚,现在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了?

赵姬心里不安,去找她娘。她不敢说孩子没动静了,别死在肚子里,只埋怨那产婆是不是估的日子不准。

她娘听了安慰她道:

“不会的,这婆娘在赵府接生了好几辈人,看的男女十有八九,估的日子没出过五天。”

“可这都十多天了?”

她娘也只好安慰她:

“你儿子不出来,光你着急没用。”

赵括葬礼过后,赵豹府的人轻易不敢出门。那日临睡前,赵姬还对子楚说:

“照你的说法,这邯郸城里的悲伤一日胜过一日,咱儿子出不来了。”

“那你唤他出来呀。”

“我唤他就出来了?”

“你跟他说,别怕,有他爹秦国公孙,有他爷爷秦国的太子,还有他太爷是秦国的大王,赵国人他们不敢欺负你。”

夫妻俩逗了会儿嘴,就吹灯睡觉了。

哪知刚躺下没一会儿,赵姬突然觉得身下湿了,赶紧把丈夫推起来:

“不好,儿子可能要出来了。”

子楚赶紧爬起来叫人,不一会儿赵姬她娘和接生婆都来了,接生婆撩开被子一看:

“我的娘啊,头都出来了。”

接生婆赶紧唤婢女拿布巾热水,这头还没忙利索,就听赵姬大叫一声,接生婆低头一看,孩子已经生出来了。她赶紧把孩子提起来,在背上拍了几巴掌。那孩子“哇”地哭了一声,一家人欢喜:

“生了!生了!是个小公子!”

接生婆把孩子洗干净包好了,抱给赵姬,嘴里说着吉利话:

“夫人看,这小公子多英武呀。这孩子知道疼他娘,出来都没叫夫人受罪。”

赵姬一想也是。都听妯娌姐妹说,生孩子多痛多苦,可自己真就没觉着。就感觉“呼啦”一下,身子轻了,他就自己出来了。

这时那接生婆又叫了起来:

“哎呀,你看这小公子真神奇,太神奇了。我接生这么多孩子,就没见这样的。”

赵姬低头看看:

“怎么神奇啦?”

“你看这眼睛。我就没见过这样的,刚一生出来就睁眼。他还知道看东西呢。你瞧你瞧,跟着大人动静转眼珠呢!”

赵姬一看,真的。这孩子睁着两眼,大人说话他就瞪着眼珠看着。没人说话他就追随人的走动。没人走动他就从这张脸看到那张脸。一会儿也许觉着看过了,记住了,他又转着眼珠在屋里找那灯火,门框,墙上的装饰物件,一一看遍。

“夫人,这小公子指定不是凡人。”

“别瞎说。”赵姬嘴上说着,心里欢喜。

突然那接生婆又叫唤起来:

“哎呀夫人,快瞧啊!小公子指定不是凡人。你瞧他那小手指着天呢,那就是天上下来了,别是天子下凡啊。”

“闭嘴,这能瞎说的?”

赵姬嘴里骂着接生婆,低头一看也觉奇怪。刚才包得好好的,不知什么时候,这孩子一只胳膊脱了出来。刚出生的孩子张着胳膊攥着拳头,这很正常。可这孩子脱出来的右手,却把一个食指伸着,真就如举手指天一般。

接生婆见赵姬顺着孩子的手往屋顶看,越发来劲了:

“你看看我说得不错吧。我接生过那么多孩子,就没见哪个孩子伸个指头指天的。”

赵姬往房顶上看看,什么也没有,心里笑自己愚痴,便对那接生婆道:

“这么抱着,可不是指天吗?你要是立起来他不就不指天了吗。”

说着话,赵姬把孩子立起来,那孩子的手不指天了,却指向了东方。

正在这时,子楚进来看孩子,一眼也被那景象所吸引,随口道:

“哎,我那儿子指什么啦?”

接生婆赶紧抢言道:

“刚才指天,那就是天神子下凡。公子喜得贵子,不是凡人。”

子楚听了高兴:

“那现在指哪儿呢?哎呀那可不吗,向东指呢。那是秦国祖先四百年未曾实现的梦想。”

赵姬道:

“别瞎说了。你把儿子转个面,他就指西了。”

“我看看。”

子楚伸手把孩子抱过来,正好就转了个面。

那接生婆立刻就尖叫起来:

“哎呀老天爷呀,上帝啊,我说得不错吧,这孩子绝不是凡人。”

说着话“扑通”跪地,“当当当”一气叩了九个响头。

子楚、赵姬再看时,真也神了,那孩子的手放下了,伸出的食指也收回去了,握着个小拳头,使劲转着脖子要往回看,那是东方。

子楚跟赵姬张大着嘴互看一眼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这儿闹腾着,赵姬她娘已经跑去向大父赵豹报喜了。哪知赵豹忧心忡忡地进来看了一眼,就吩咐家人道:

“都不许声张,就当没这事。孩子关在院里悄悄养着,就当没这孩子。谁要多嘴,割了他的舌头。”

说完一甩衣袖,转身走了。

爷爷一句话,赵姬一下子落入了冰窟。

也是,邯郸城里家家哭子,你秦公子却恰在这时生个儿子,传出去不是招人怨恨吗。

子楚见赵姬满面愁容,便问道:

“怎么啦?生得疼?”

赵姬摇摇头。

“那你为何不高兴?”

“这孩子来得不是时候。”

“怎么不是时候?”

“邯郸城里满是悲苦……”

不待赵姬说完,子楚却笑嘻嘻地接言道:

“这就对了,我们儿子选这时候出生,就是要拯救这悲苦的世道。”

子楚哈哈一笑,自己也没把这话当真。

赵姬问道:

“给儿子起个什么名?”

子楚道:

“大名得我大父秦王下赐,起个小名吧。”

“叫什么呀?”

“虎子?虎虎生威,多带劲。”

“不好。”

“怎么不好?”

“老虎会吃人。”赵姬回说。

“那就叫狗子,整天小狗一样跟着你摇尾巴。”

“也不好。”

“怎么又不好了?狗不吃人呀。”

“狗不吃人吃屎。”

“那你说起什么小名?”

“我也不知道,反正……”

“那就叫正儿,正月生的。正直,正义,走正道,一辈子正大光明,如何?”

赵姬想想,又低头看看儿子,忍不住在那细嫩的小脸上亲一口,这才道:

“好吧,就听你的,叫正儿吧。”

夫妻二人说着话,窗外已经泛白,恰好是秦昭王稷四十八年正月初一,公元前259年1月1号,这一天注定要载入史册。这悄没声出生的孩子,后来成为两千多年家喻户晓的人物,被尊为千古一帝。他的一生,注定要开天辟地。

然而,悲苦的世界不是朝夕可以改变。

要想载入史册开天辟地,首先要能活下来。

原本就身陷苦难和仇恨中的子楚、赵姬和正儿,很快就被雪上加霜。

就在正儿降生的第二天,四十八年正月初二,天刚拂晓,邯郸西门突然想起了震天的杀声。

秦军打上门来了,统兵的秦将乃伍大夫王陵。

程步著长篇小说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       2

攻打邯郸的决定,是在两个月前白起的庆功宴上诏谕的,时为秦昭王稷四十八年十月。

长平大战后,秦王稷下旨,叫白起、王龁回咸阳奏捷庆功。

闻听战神白起要凯旋返都,咸阳的百姓便每日在灞桥上眺望,人人都要争睹上将军武安侯大战凯旋的雄姿风采。

白起一过黄河,探马便飞驰来报,武安侯公到哪里了,预计何时能都抵达咸阳。

这日,又一队报马飞驰过灞桥,入咸阳,直入咸阳宫:

“启禀吾王,武安侯上将军白起已入函谷关,今日抵达骊山脚下蕞邑,乞请吾王御准,明日入咸阳。”

秦王稷闻报大喜:

“好!告诉他,寡人准了。寡人早已在咸阳宫恭候他多日了。叫他快点,快马加鞭。”

“臣遵旨。”

“传旨,叫文武百官明日一早,都着大典礼服,随寡人迎接武安君白起。”

“臣遵旨。”

报马内侍都奔出去传旨去了。

秦王稷转一圈坐不住:

“来人,备马,寡人要披挂上阵,在鸿台奔驰劈杀。”

郎中令一听,赶紧道:

“臣遵旨。不过启禀吾王,这个时辰怕是御马监正在饮马,吾王想要跃马驰骋,怕是要等几个时辰。”

“胡说!难道大敌来临,他们也得等饮完马了,寡人才能跨马杀敌吗?”

“吾王圣明,哪里来大敌来临。天下只有吾王打他们的份儿,哪来他们觅死西望的胆?”

“少废话,快去传旨!”

“是是是,臣遵旨,臣这就去传旨。”

郎中令磨磨蹭蹭去传旨,又磨磨蹭蹭回来,如是者三,天黑了。

秦王稷佯怒,一指郎中令骂道:

“好你个狗奴才,竟敢阳奉阴违。”

“吾王圣明,奴才哪敢阳奉阴违?这都是天意,叫吾王养足了精神,明日好召见白起庆功。”

“嗯,好,算你小子会说话。今日且记下。待明日庆功宴吧,寡人再做理会。”

“吾王圣明,臣遵旨谢恩。”

第二天大早,秦王稷比谁都亢奋,原本习惯是卯时末起床,可这天他天不亮寅时中就爬起来了。起来了就催着内侍伺候他梳洗吃饭。

身边的贴身内侍劝道:

“启禀吾王,时辰还早呢,臣下们怕都还在睡觉,你老人家吃完饭干嘛去呀!”

秦王稷一把揪住那内侍踢了一脚,嗔骂道:

“你个狗奴才,寡人都起来了,你还想偷懒!”

那内侍嘿嘿一笑道:

“吾王这就冤枉奴才了。吾王就是床上躺着,奴才还不都得睁着眼睛站着,整夜不眠,一旁伺候着吾王吗。”

“怎么着,你小子嫌累?”

“奴才哪敢啦?”

“你以为寡人躺着舒服,躺着是睡觉啦?寡人每时每刻都在操心江山社稷,不然哪来秦国安泰,你个狗奴才锦衣玉食。”

“所以啊,吾王是天下最苦累的人,要不奴才心疼吾王这早起来呢。”

两人斗着嘴,秦王稷梳洗完了,也吃完饭了。

“走,上朝。”

内侍站着不动。

“走啊!”

“天还早着啦。您老人家去了大殿一个人没有,多冷清。”

“鸣钟,叫大臣们赶紧。”

内侍摇摇头:

“奴才不敢。”

这时候郎中令听说秦王起来了,也急急忙忙跑来伺候。见秦王稷又要鸣钟,也过来帮腔劝道:

“启禀吾王,武安侯公怕是这会儿也刚起来,从蕞邑到咸阳至少还得有两个时辰的路程。吾王不如在御榻上再眯一会儿,回头迎接、赐宴,怕是这一整天都不得消停。”

秦王稷一听有理,在屋里转了几圈,实在是没事干。郎中令示意内侍拿些酒来,秦王稷喝了几口,微微有些怠意。内侍扶他复又上床,拢着被子躺下,这又迷迷糊糊睡了一觉,方才天大亮。

内侍来报:

“启禀吾王,群臣已经在咸阳宫皋门前伺候了。”

“起,起。起来,上朝。”

秦王稷这又起来,穿戴停当。人辇抬着转过中廷,来到大廷台阶上。早已等候在皋门前的大臣,还有拥堵在宫门外的百姓,一看秦王来了,都一起山呼万岁。秦王稷就在人辇上向群臣百姓招手致意。

这时候又有探马来报:

“启禀吾王,武安侯白起离灞桥三十里了。”

秦王稷大手一挥:

“走,起驾!”

秦王的无篷豪车启动,群臣或登车或骑马相随,百姓夹道围观,蜂拥逶迤。大队人马浩浩荡荡,穿过咸阳宫前的官道,来到灞桥。

登上灞桥往下一看,沿灞桥向南的官道两边,早已摆下了六百麃骑军,旌旗招展,甲胄分明。麃骑军身后拦挡着黑压压的围观百姓。

众人刚刚站定,就见远处尘土飞扬,马蹄隆隆,人群激动,万臂如林:

“来了来了!”

“战神白起来了!”

“快看快看啦。”

“哪儿啦?怎么没有啊?”

“是啊,怎不见武安侯上将军白起公啊?”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金冠城娱乐app下载 金冠城娱乐app下载,金冠优惠app下载安卓版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