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冠城娱乐app下载_金冠优惠app下载安卓版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程步
程步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4,206,914
  • 关注人气:1,216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26赵括未守壶关兵败长平廉颇不守怎没事?

(2021-01-11 09:27:19)
金冠城娱乐标签:

文学

分类: 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第26章 壶关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1

上将军赵括与中军诸尉校举樽饮酒,预祝胜利。

众尉校见上将军已经把赵王御赐的金樽,一饮而尽了,也都举樽仰脖,“咕嘟嘟”畅饮。一口酒还没咽下,突然一个小校一头撞进来,“扑通”一声跪倒在地,结结巴巴地道:

“报、报上将军,大事不好!”

闻听此言,众尉校“噗”地一声,一口酒喷得到处都是。

赵括骂一句,并不惊慌:

“可恶,什么大事不好?讲。”

“报、报上将军,秦军袭占了壶关。”

“什么,秦军袭占了壶关?胡说。”

“在下不敢,有壶关败卒在此。”

赵括“咣”地一声将金樽顿在案几上,喝一声:

“押上来。”

两个衣衫褴褛的韩卒,被中军护卫押着进帐来,伏地一叩,趴在地上不敢抬头。

“说,壶关怎么了?”

那两个士卒抬头看看,四下都是将尉高官,一时没闹清楚该回谁的话。

中军校尉大喝一声,侧身朝着赵括,脸冲着败卒道:

“上将军问尔等话,快说!”

其中一个士卒哆哆嗦嗦道:

“回、回上将军,壶关失守了。”

中军校尉喝道:

“少废话,上将军问尔怎么失守了?”

“回上将军,前日傍晚,有一队军伍从西边来,我百长以为是上将军的部伍,不曾提防。待他们近前正要问话,来人却弓弩齐发,攻上关来。如、如此……”

“该死。”

赵括骂一句,这才站起来走到韩卒跟前,拿手一指想要再呵斥几句,想想把手一挥道:

“拉出去斩了!”

“上将军饶命!”

几个卫士不由分说,把两个韩国的败卒拉出去斩了。一声凄厉的哀嚎传来,众将尉都放下酒樽,不知如何是好。

赵括一屁股坐下,满脑子紧张一时理不出个头绪来。

第一个判断是,刚才一句戏言成真,秦王增兵了。如若不然,白起就两万人马,又远在野王,王龁被打得只顾逃命,谁还有心思去偷袭壶关?一定是秦王增兵了,而且是大举增兵。白起这才有本钱偷袭壶关。

可是他占了壶关想干什么?把我封闭在上党盆地中一举全歼?这有点痴人说梦了吧?

回头再想壶关。赵括并没有太在意壶关,来的时候见关城重兵把守,他又亲自登上关口城墙四方瞭望过,一眼看去果然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。他甚至以为用不着这些人马守关。以他的判断,以壶关所在的位置,一旦自己率大军进入盆地,两翼张开把王龁向北压缩包围,向南分兵一部堵住白起,壶关不可能再有兵患。即使退一万步白起神经错乱了,不远数百里派人来偷袭,他也攻不下壶关,只能是白白送死。

可是突然事情就真的出乎预料了,白起真神经错乱来攻了,而且还攻下了,这就不免让人紧张了。

什么事情出乎预料,心里就没底,就不免紧张。

赵括命人展开地图,只往盆地扫了一眼,我的天啦,大意了!

壶关壶关,你听这名儿。如果把上党盆地看作一把壶,这壶关就是这把壶的嘴。堵住壶嘴,壶里就有再多的水,也滴水难漏。

赵括有些懊悔,小心无大过,早知如此,就算嫌多,也应该再放一支部队作后备。

可转念一想,他又自我安慰道,廉颇不也没发重兵守壶关吗?他不是也认为现有兵力壶关万无一失吗!就算本上将军事先看到了壶关的重要性,已经有这么多人马守关了,也不太可能再增兵增守。

这么想着,赵括懊恼的心情平息了许多。他一指地图上的壶关,故作轻松道:

“廉颇糊涂,竟叫韩卒守壶关,呵呵呵呵。”

冯亭一旁看着赵括脸色变化,却并没有随之松快些许。

廉颇确实没有重视壶关,壶关丢就丢在没有重视上。

不过廉颇不守壶关有理,赵括忽略壶关恐怕却是大错了。

守壶关的韩卒是上党常备守军,原来是防备赵国从太行大峡谷来偷袭上党。冯亭降赵后,廉颇部署防御,便派了个百长带领一百赵军,将原有三千韩军编在麾下,把守壶关。因为壶关并不临敌,所以赵军的百长和把守壶关的韩军都十分松懈,但见赵军进进出出,闹不清楚来人是哪部分干什么。待到赵括率四十余万大军进上党,浩浩荡荡过了十几天,守关的将伍见了就更加松懈了,这才叫秦军偷袭得手。

可是壶关丢了对廉颇影响不大,对赵括却可能致命。

廉颇带进上党盆地的只有五万人马。又占据了治所长平外加十四座小城邑,粮草充足,足够三年。上党盆地方圆好几百里,万一长平守不住,突围出去在盆地里也能转悠,秦军掐了壶关没用。再万一转悠不下去了,向正北突围可以去阏与,向西北突围是赵国的太原郡,向东南可以奔韩国的修武、朝歌。最不济,向东攻打壶关,也未必没有生机。

可是赵括一下子带进来四十余万人马,廉颇三年的粮草他只够三个月。四十余万人马在盆地里也难以回旋游击,这时候壶关就至关重要了。虽然太行山通往赵国大平原还有很多山间小路,但是要想喂饱四十余万人马,靠这些山间小路就不够了。

故而冯亭便试探着道:

“上将军,是否发兵一部,去夺回壶关?”

赵括扫一眼地图,事已至此,后悔无益。现在发兵去夺取壶关,搞不好动摇军心。

他把目光向北看看,王龁已经是瓮中之鳖,打掉王龁,回头再跟白起决战。只要能一鼓作气消灭白起,哪怕将他围而攻之,夺不夺壶关就两可了。

于是他便一拍案几道:

“斟酒。”

中军校尉抱起酒坛,“滋溜溜”把赵括跟前的金樽斟满酒。

赵括一把端起金樽,也搭是劲猛了些,樽中酒泼泼洒洒。就着泼洒的酒劲,他便一扬脖子将酒喝干了,一顿金樽,把手一挥道:

“休要管那壶关了,一切尽在本上将军掌握之中。传令,猛攻王龁,先砍断白起一只左手,回头再取他性命。”

“末校遵令。”

中军校尉正要转身出去传令,又被赵括喝住:

“慢着!告诉北线裨将,三日内必须把王龁消灭,不然军法从事。”

“末校遵令。”

程步著长篇小说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2

追击王龁的十几万赵军主力,接到三日内消灭王龁的将令,不敢怠慢,日夜兼程向王龁猛扑过去。

捷报不断传来长平,斩杀秦军成百上千如雪片般,更有秦将王龁也中箭落马,险些被擒。

赵括闻报很是高兴,忍不住在大帐衙门里来回疾走,挥舞着手臂道:

“传令北线裨将,叫他加力猛攻,昼夜不息,不与王龁有喘息之机,必一鼓作气将其消灭,务必三日内达成军令。”

“末校遵令。”

中军校尉抱拳一揖,转身正要奔出去传令,突听中军大帐一阵喧闹。中军校尉伸头一看,立刻缩回来,喜笑颜开地报道:

“报上将军,又是捷报,抓着一个秦军校尉。”

“哪儿啦?押上来。”

“末校遵命。”

中军校尉奔出去,不一会儿领着几个中军卫士,押着一个五花大绑的秦军校尉进来了,鼻青脸肿,满身血污。

“跪下!”中军校尉喝令。

那秦校昂然不跪。

身后卫士一脚踢过去,当时嘴啃地,摔得满脸血污泥土看不清人样了。

赵括伸手制止,缓步走上前去,伸手要去解绳索。

中军校尉赶紧道:

“上将军万勿近前,这贱虏蛮野得很,几个人都被他踢咬了。”

“哦?”

赵括一怔,缩回手来,倒背着手走回案几后面坐下,面带微笑缓缓道:

“尔莫怕,本上将军不杀你。尔姓甚名谁,官司何职,报上来。”

秦尉昂然朝天。

“尔将军王龁,马上就要被我消灭了。尔若不想死,本上将军准尔戴罪立功。”

“……”

赵括本想问几句战况,也好核实一下各部的捷报有没有水分,然后把他押回邯郸向赵王报捷。可是一连问了几句话,这秦军校尉跟个哑巴似地,只昂首瞪眼,不免怒起。

王龁已成瓮中之鳖,待擒了这个大的再去邯郸请功不迟。于是他便一拍案几对那秦军校尉道:

“本上将军原本要绕你性命,尔装聋作哑,要逞英雄作死。好啊,本上将军就成全你。来呀,把他拉出去斩了,以报偷袭壶关之仇。”

“在下遵令!”

几个卫士应和一声,一把揪着那校尉往外拖。

那校尉垂死挣扎,大声一声:

“赵括小儿,你死期不远了!武安侯白起已经亲统大军把你包围了!你等着吧,武安侯公必砍下你的狗头,给我报仇——!”

帐外卫士“咔嚓”一剑,那校尉鲜血溅出,扑倒在地。

赵括在大帐内听见喊声,忍不住跟了出去,看着那校尉倒在血泊中身首异处,忍不住走上前去,踢了一脚,回头问跟前的小校道:

“这死鬼刚才说什么?”

“回上将军,说是白起要包围上将军。垂死挣扎而已。”

赵括哼哼一声冷笑,进得大帐转念一想,吸取壶关的教训,还是小心为上,他便道:

“来人。”

“末校在。”

“派出去的斥兵有什么消息?”

“回上将军,没有。长平以南没有秦军动迹。”

“派往野王的细作呢?”

“回上将军,派往野王的细作还没回来。”

“嗯?为何这些时日还没人回报?”

“回上将军,末、末校不知。”

“野王有没有增兵的迹象?”

“回、回上将军,末校不知。”

“再派,再派细作去野王,叫他们微服,兼程,小心。一旦有消息,赶紧回报。”

“末校遵令。”

赵括有些紧张了,野王没消息那就是坏消息。为什么长平以南没有秦军动迹,很显然秦王增兵了,增援上来的新军必然会兼程入上党,怎么可能没有秦军动迹?为什么细作去了一个都没回来?这是白起有意封锁消息,是要有大动作。

“来人。”

一个小校闻声进来:“末校在。”

“传令,发兵一万,不,两万,出长平三十里,向南警戒秦军动向。”

“末校遵令。”

那小校转身刚要撩帐帘出去,却被外面撞进来一个小校冲撞得向后趔趄,忍不住喝一声:

“莽撞,这是中军大帐,上将军在此。”

来人不搭理他,几步抢到赵括跟前,“扑通”一声跪倒在地,气喘吁吁道:

“报上将军,长子、长子……”

“什么肠子?”

“上将军,秦军占领了长子。”

“什么?”赵括大吃一惊:“尔说什么?秦军占领了长子?就是长平北面的长子城?”

“回上将军,是。”

“多少人马?”

“据说,三、三万人吧。”

“混账!什么叫据说?快去查清!”

“在下遵令!”

那小校连滚带爬地出去了。

赵括双手攥拳,紧张思索。

白起这是要干什么?偷袭壶关,袭占长子,这是多大的胃口!秦王究竟给他增援了多少人马?屯留的王龁,不惜放弃坚城向北溃退,这是把王龁的五六万人马喂给我了,目的是什么呢?引开我赵军主力,将我一刀两断?要把我一口吞掉?

赵括真有些紧张了,他下意识地问一句:

“派往野王的细作有什么消息?”

“回上将军,没有。”

好,长平南面还没有秦军动作,说明白起离这儿还远,还有时间解决王龁:

“来人,传本上将军令。令北线裨将,叫包围王龁的部队全力进攻,明日黄昏前,务必将王龁全部歼灭。不达成将令,斩前锋都尉!”

“末校遵令!”

一队快马飞也似的向武乡赵军传达命令。

惨烈的战斗,在上党盆地的西北沿的武乡附近,展开了。

接到命令的赵军不敢怠慢,裨将一声令下,各都尉一马当先,率所部拼死冲锋。一拨人马冲上去了,城中射出箭雨,前面的人倒下了,后面人又冲了上去。又是排箭射下来,人仰马翻。可是赵军全无退意,勇往直前。

赵军冒死向前的冲锋速度,快得连城上弓弩手摘箭开弓都来不及。

城下城上尸体开始累积。城上的秦军用尸体做掩护,城下的赵军则踏着尸体往上冲。很快,城下的赵军蜂拥上城,城门也被撞开。城中的秦军也很快冲过来,双方就在城上城中肉搏。刀剑挥舞,鲜血四溅。怒吼声,哀嚎声,喊杀声,呼救声,响成一片,震颤心魄。

就在赵军眼看就要占领武乡之际,突然有秦军从山坡上冲杀下来,截住城外尚未入城的赵军厮杀。

城外的混战阻绝了城中赵军的后援,城内秦军逐渐占了上风。有赵军开始后退,秦军又从城门和城上杀出,在城外混战。

这样的搏死拼杀从拂晓一直杀到中午,赵军的第一波冲锋退了下来。

城中秦军赶紧搬运尸体巩固城防。赵军也在调动后军准备开始第二波进攻。

很快,第二波更加猛的进攻又开始了,这一战直打到天黑。双方死伤惨重,但是赵括歼灭王龁的死令却没有达成。

探马回报战果,赵括大怒:

“来人啦!”

“末校在。”

赵括拿手一指:

“你,立刻带一队人马,飞驰武乡,将进攻不力的前锋都尉立斩阵前。”

“末、末校遵令。”

冯亭一旁一看,赶紧劝道:

“上将军,两军激战正酣,若我自斩将尉,恐动摇军心。”

“不严厉军法,尔等不肯冒死出力!”

“上将军息怒。”

冯亭心说,你光杀人有什么用。事情能达成将士不努力,你杀一儆百这管用。任务根本完不成,你就杀再多的人也没用。武乡那边伤亡那么大,可见将士尽力了,你再斩都尉,只会涣散军心。

“上将军,可容在下进一言?”

赵括瞪一眼冯亭,压一压心头的恼怒和担心,耐一耐性子,这才道:

“讲。冯公请讲。”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金冠城娱乐app下载 金冠城娱乐app下载,金冠优惠app下载安卓版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