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冠城娱乐app下载_金冠优惠app下载安卓版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程步
程步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4,273,352
  • 关注人气:1,226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12赵胜足智多谋为何反中韩王借刀杀人计

(2020-12-21 10:17:04)
金冠城娱乐标签:

文学

杂谈

分类: 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第12章 谋上党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1

赵王丹被舅爷一句万万不可,当时一脸春风便转为乌云密布。他一甩衣袖:

“怎么使不得?舅爷你也说这样的话。寡人高高兴兴地请舅爷来,原指着跟舅爷一起高兴。舅爷一盆冷水,叫寡人扫兴。”

说着话,几步走回章台,在御案前一屁股坐下,把脸别向一边,嘟着嘴不说话了。

赵豹一看赵王耍小孩子脾气,他便离席走到章台下,伏地叩首道:

“吾王息怒,听舅爷一句话。那上党郡守冯亭,无缘无故,好好的郡守不做,背韩王,弃祖庙,负不忠不孝千古骂名,献城投降,他为什么呀?必有缘由,必是不安好心啊。”

看着赵王丹嘟着嘴不说话,也不知他听进去没有,赵豹便接着劝道:

“吾王,自古圣人都把无缘无故得来的好处,视作大祸。俗话说,贪小便宜吃大亏,自古而然。吾王万不能贪这便宜,引来大祸。”

赵王丹一甩衣袖道:

“舅爷此言寡人不爱听。什么叫无缘无故?圣人云,仁义一施,天下归附。寡人自登基以来,广施仁义,坚持不懈。上党百姓受寡人仁义感召,这才主动投奔寡人麾下,这怎么能说是无缘无故呢?”

赵豹摇摇头:

“不对,一定有缘故。还有什么事,吾王千万别瞒着舅爷。”

“寡人瞒着你干嘛呀?白起袭取了野王,上党入郑都道绝,所以冯亭降赵。那也是因为冯亭感念寡人的仁德,他为什么不降秦啊?”

“对呀!吾王说到点子上了。他为什么不降秦却要降赵?白起攻占野王前,他冯亭为什么没有感念吾王仁德,前来归降?他是借刀杀人,要嫁祸于我赵国。天下没有不劳而获的美事。秦服其劳而赵得其利,虽强大亦不能得其利于小弱,何况小弱反得之于强大乎?吾王千千不可上当,万万不能接受上党。”

赵王丹恼怒,一拍案几道:

“舅爷这叫什么话?我赵国是小国吗?什么叫不劳而获?寡人每天克己复礼,不为劳否?寡人为什么要克己复礼广施仁义,不就是为了体恤百姓,不战而屈人之兵吗?不就是要用仁德感召而使天下归附吗?出动百万大军攻城略地,一年半载也得不到一座城池。现在上党感念寡人仁义,主动把十七座城池归附于寡人,为何不要?”

赵豹被赵王丹一通抢白,心里着急,却又找不出有力的话来劝止。想想只好伏地叩首:

“吾王息怒。舅爷粗鄙,这等军国大事,吾王不如去问问相国。相国足智多谋,他要说行……”

 

“不问。”

“为何不问,舅爷不解啊?”

“问也白问。自寡人继位赵王,问他八件事有七件不准。一件准了最后也没照寡人的意思办。”

正说话间,殿外内侍中郎高唱一声:

“相国赵胜觐见吾王啦!”

赵王丹闻声一激灵,赶紧坐直了身子,双手不由自主整整冠冕,抚抚衣袖。赵豹也赶紧回到座席上,半侧身照着殿门方向,做迎候状。

赵胜板直着身子,一脚迈进大殿的门槛,躬身趋步直至章台下拜席前,这才朝赵王丹抱拳施礼道:

“臣赵胜,拜见吾王。”

“公叔免礼。赐座。”

赵胜转身朝赵豹施礼:

“甥侄赵胜,拜见舅公。”

赵豹赶紧还礼:

“岂敢岂敢,庙堂之上,相国为尊。在下赵豹,参见相国。”

赵胜也不谦让,敬完礼数,内侍伺座,赵胜一撩衣袍在座席上落座。

赵胜是赵王丹的亲叔叔,赵豹的外甥,被封平原侯,号称战国四君子之一,在列国间很有名声。

赵胜五十来岁,个儿头不高,灰白的头发灰白的胡须,略显疲惫的脸上,看不出是谦卑还是孤傲,像有几分和蔼,又似几分威严。说话行事不急不缓,神态语气很谦卑,又面无表情不苟言笑,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场。暖暖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,常常有种凛冽逼人的威势。

赵王丹很怕这个公叔。看着赵胜落座,赵王丹正襟危坐,又有些手足无措。伸手在御案上胡撸一把,马上有意识到不该如此,赶紧收手紧坐。看看赵豹,希望舅爷说点话打破沉寂,却见舅爷躬身侍座,不敢造次。

还是赵胜先开口了:

“启禀吾王,臣接内侍传旨,酌赏上党郡守来使,臣领旨。只不知上党郡守何功于赵,臣不知该赏赐多少,特来向吾王请旨。”

“啊,没、没什么功劳,公叔以为不该赏就算了。”

“臣记得,韩上党郡守名叫靳黄重  ,什么时候换了冯亭了?”

“啊?哦,寡人亦不知。刚换的?要不寡人传旨去问问?”

“不必了。以臣料,必是韩王欲将上党付秦王,又暗使靳黄重  以上党降赵,靳黄重  为保名节抗旨,韩王便以冯亭替之。哦,这么说来倒是当赏,当重赏。赏万金吾王意下如何?”

赵胜这里说得不紧不慢,赵王丹那头汗都下来了:

“不用不用。寡人是看他来使往返奔波辛苦,赏他点小钱不要叫列国以为寡人吝啬。韩王这是借刀杀人之计,公叔放心,寡人不会上他的当。”

赵胜抬头看看赵王丹,复又转头看看赵豹:

“是舅公的点拨?”从他的脸上,看不出是赞许还是轻蔑。

赵豹受不了这目光和口气,赶紧朝赵胜拱拱手:

“岂敢岂敢。”

复又朝赵王丹一拜道:

“启禀吾王,吾王与相国密议国事,臣留此不便。臣告退。”

说完又伏地一拜,不等赵王御准,爬起来赶紧就退了出去。

赵胜一直看着赵豹迈着略显慌乱的脚步,消失在殿门外,这才转回头来,不紧不慢对赵王丹道:

“吾王当接受上党。”

赵王丹赶紧摆手:

“没有没有。寡人才不会上他的当呢。白起不占野王,冯亭不来降。如今上党道绝,他来了,花言巧语,什么仁德远播四海,什么上党吏民仰赵王恩泽如盼雨露。这等骗人的鬼话,寡人怎么会上他的当?公叔放心。”

赵胜定定地看着赵王丹,等他一通啰嗦完了,有些手足无措的在案几上摸索,这才一字一句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一遍:

“吾王当接收上党。”

“啊?”赵王丹惊得眉毛都快顶上冠冕了。

程步著长篇小说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2

赵王丹看看赵胜的脸色,不像是反讽。四下看看,舅爷已经走了,没人拉一把,便只好小心翼翼问道:

“公叔要寡人接受上党?”

赵胜点点头。

赵王丹不敢相信,又追问一句:

“公叔不反对寡人接受上党?”

赵胜复又点点头。

赵王丹实在是大感意外,忍不住又追问一举:

“寡人应该接受上党?”

赵胜不说话。

“可是圣人把无缘无故得来的好处,视作大祸。”

“吾王圣明。”

“天下没有不劳而获的美事。秦服其劳而赵得其利,虽强大亦不能得其利于小弱,何况小弱反得之于强大乎?白起可是个煞神,寡人可不愿意招惹他。”

“吾王圣明。”

赵王丹有些蒙了,看看赵胜,神态表情不像是嘲讽,忍不住撑起双手,身体前倾,急切地问道:

“既如此,公叔为何还要寡人接受上党?这不是徒招祸患吗?”

“事已如此,吾王别无选择。”

“怎么会别无选择?寡人着人把那冯亭的使者骂回去就是了。”

 

赵胜不接话茬,眼睛看着章台下的第三级台阶徐徐道:

 

“白起袭占野王,这就是要取上党了。不出臣之料,秦取上党的大军,不日定会蜂拥而至。一百年来,秦欲东进中原,吞并赵国,无不以失败而告终。何也?”

“何也?”赵王丹怔怔地跟一句。

“皆因赵国有山河护卫,有上党阻隔。秦欲攻赵,必先渡西河,还要翻越吕梁、太行,进而占领上党,这才能攻扰我赵国。如此一来,其战线长,粮草不济,又有韩魏纠缠。即使战胜攻克,也难以久守。此乃赵国能安泰百年之因果所在。吾王所以能够安居邯郸,不浴兵火,皆赖于此。”

赵王丹点点头,附和一句:

“哦,原来如此,寡人受教。”

“如今韩上党郡守冯亭来降,若吾王不纳,不日秦大军至,兵不血刃占领上党,便摆脱了山河阻隔,屯兵在赵国门前了。邯郸四面一马平川,无险可守。秦军得上党兵民钱粮,近在咫尺。以此为资,朝暮相攻,吾王以为赵能不亡乎?臣料今日秦得上党,明年赵必亡矣。是此,赵国没有退路,必得拼死一战!”

“啊?”

赵王丹顿时紧张起来。怎么好好的阳光灿烂的日子,就算发笔大财的愿望不能实现,也别一变成拼死一战呀!

“公叔,公叔有没有什么妙计可以化解?寡人不想拼死一战。万一打败了怎么办?先王留给寡人江山,不能断送在寡人手里。公叔能不能派个能人说客,去秦国游说秦王,叫他勿取上党。”

“无此可能。”

“那就叫他保证,保证得上党后,勿犯赵境?”

赵胜不抬眼皮道:

“秦人贪得无厌,亦无此可能。”

赵王丹想想道:

“要不寡人向太行增兵,秦取上党后,我驻军太行据险死守,令秦人不敢犯境?”

“吾王欲弃太原郡否?”

“如何又牵扯到太原郡了?”

“太原郡在太行山西,与秦河东郡及韩上党郡邻。一旦秦取上党,太原郡赴邯郸道绝。秦以河东、上党二郡夹击太原,吾王以为太原郡能不亡乎?”

赵王丹痴愣愣看着赵胜。

“秦并太原、上党,河东三郡之地,其在河内的土地人民钱粮,便与我赵国不相上下矣。彼时秦无后顾之忧,朝夕相攻,赵北有匈奴之患,东有燕齐之忧,南面还有魏国近在咫尺,复吞邯郸之心不死,吾王以为,仅靠太行据险死守,邯郸能无忧乎?吾王,此乃坐以待毙之策也。”

赵王丹看看公叔,想想舅爷,不觉打了个冷战,一时不知如何是好。

赵胜不抬眼皮也能看见赵王丹心惊胆战的样子,他便一转话缝道:

“启禀吾王,与秦人争夺上党,虽然凶险,然却是上天赐予吾王之天赐良机。”

“啊,怎么又成天赐良机了?”

“臣为吾王深谋远划,赵国早晚必占领上党,向西发展,连通太原郡,西至西河,南至河水。只有这样,才能既壮大自己,又得西河与河水之天险以自守。此计臣酝酿不下十数年,之所以不敢进呈吾王,只因如此一来,赵国与韩国必然为上党开战。赵韩相争,必使强秦渔翁得利。现在白起取野王,上党郡守无奈来降,上党不战而下,此乃天赐良机,吾王万不能错失!”

“啊?哦。天赐良机,寡人万不能错失。”

赵王丹有有嘴无心地念叨着,想想还是害怕:

“公叔,野王统兵的是白起,那可是个煞神。”

“事已至此,吾王别无退路。赵国只有抢先占领上党,以上党兵民钱粮为资,在上党与秦军决死一战。击败秦国,赵国才能不死,已而发展壮大。”

“若是赵国战败呢?”

“若此时,秦国人远道而来,立足未稳,韩上党主动归附,有几十万兵民钱粮可以利用,赵国却还是战败,吾王,那就是天灭赵国矣!”

“啊?!”

赵王丹痴愣愣坐在那里,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怎么梦中那般美好的景象,转眼却是这等杀气腾腾?怎么日子过得好好的,就个丧门星冯亭来降,转眼间就生死存亡啦?

赵胜看出赵王丹心中的恐惧,上志不坚,决胜难成。他便徐言安慰道:

“吾王不必多虑。秦虽强,赵亦不弱。以臣之所闻,近百年来,秦国与我赵国争锋,从来就没有占过便宜。何况秦军远道而来,背后又有河水太行阻隔,兵员粮草接济困难。而赵国是在自家门前作战,又有上党十七城军民相助,天时地利人和皆在吾王,断无不胜之理。”

 “啊,是,是,公叔言之有理。”

赵胜知道赵王丹内心的恐惧没有消失,便故作轻松地道:

“王,农人春种秋收,商贾贱买贵卖,王也不能不劳而获。就为那上党十七座城池,打一仗也值得。胜了得地得民,吾王开疆扩土,败了退回太行固守,有得无失,何乐不为?”

“啊,是,是,嘿嘿,公叔言之有理,有得无失,何乐不为。”

赵王丹想想,张嘴想说一句话,话未出口,先又打了个冷战道:

  “可是,那野王城的可是杀神白起,谁人能当?当年赵魏联军伊阙之战,一仗就叫他斩首二十四万,这、这要是……”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金冠城娱乐app下载 金冠城娱乐app下载,金冠优惠app下载安卓版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