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冠城娱乐app下载_金冠优惠app下载安卓版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程步
程步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4,171,420
  • 关注人气:1,214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9战长平秦昭王为何绝不用战功卓著司马错

(2020-12-16 10:00:36)
金冠城娱乐标签:

文学

杂谈

分类: 《秦始皇》1诈阬长平

9章 韩王使来 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1

冯亭闻听相国张平提起名声,一时醒悟,这是要他背负卖国的名声,借赵国这把利刀,来杀秦将白起。

他伏地一叩道:

“相国明鉴,仆为吾王为相国,为江山社稷,万死不辞,更不敢吝惜名声。只是,仆担心……”

“尔担心什么?”

“回相国问,仆担心,赵王虽是年幼,然者赵相平原君赵胜,足智多谋,只怕他不会轻易上当。更何况,其闻取野王者,乃秦武安侯白起,怕是更不会上当了。”

“此正是要尔用善能,行大计,为吾王为江山社稷,担此大任,成此大功了。”

一听这话,冯亭心知再无推脱的余地了,便赶紧伏地叩首:

“相国器重,仆冯亭万死不辞。仆必无畏生死名声,小心运作,为吾王为江山社稷,遂成大计。”

“嗯,好。”

张平松弛脸色,转头道:“来人,取黄金百镒,锦缎十匹,赏上党郡守冯亭。”

冯亭叩首谢恩:

“仆冯亭,谢相国恩赏。”

“尔去吧。”

“仆遵命。仆冯亭,拜辞相国。”

冯亭从相府退出来,心里百爪抓挠。

相国的大计如何能成?中智之人便能看出,此乃借刀杀人之计,足智多谋的平原君赵胜焉能看不出来?哪里会上当?

别到头来自己卖国的罪名戴上了,结果赵胜不上当。上党失,韩国亡,自己成千古罪人。

     冯亭回到家中,吩咐妻妾给自己收拾行装,准备去上党上任。

闻听老爷荣任上党郡守,补得实缺成一方封疆大吏,一家人都满心欢喜。冯亭也不多言,只叫上十岁的长子冯毋择,二人出门,自己翻身上马,又一把将儿子提上马一手搂着,不叫下人跟随,父子二人骑马出家门,沿着街衢向西一直出了郑都西门,跟着向北一拐,来到冯氏的祖坟。

冯亭翻身下马,将儿子抱下马,父子俩来到祖坟跟前。冯亭亲自打火燃香,一缕青烟冉冉升起,自己先“扑通”一声跪倒在地。儿子见此情景,也不觉腿一软,跪在父亲身后。

冯亭回头看看儿子,很是满意:

“儿啊,来给先祖磕头。”

冯毋择伏地三叩首。

冯亭回头看看儿子,伸手摸摸儿子的头,一改平时的严厉,缓缓道:

“儿啊,为父要去上党上任郡守了,此一去,也许就是为父与吾儿生离诀别了。”

“啊?”冯毋择闻言大惊,十岁小儿竟煞有介事道:“父亲何出此言?”

冯亭也不接言,只照着自己的思绪道:

“大战在即,生死难料。秦人虎狼,赵亦是不测深渊。我儿记住,为父此行是万不得已,是为国家为吾王为相国。若为父死于上党,是为吾王为国家而死,不求流芳百世,亦不惧千古骂名。吾儿切记,为父生为韩王韩国生,死亦为韩王韩国死,若有污言,吾儿切不可信。千仇万恨,恨秦。若要替为父报仇雪恨,那就是杀秦王,屠秦城。如此,为父就能含笑九泉了。”

冯毋择闻言,一把扯住父亲的衣袍道:

“儿要跟父亲一起去。儿跟父亲一起杀秦王,屠秦城。”

冯亭抬头看天,微微一笑:

“吾儿不用担心,记住为父的话便是了。”

“父亲,爹……”

“来,吾儿跟为父一起给先祖磕头。”

说着话,自己俯身三叩,口中呼道:

  “列祖列宗在上,不孝子孙冯亭,携子冯毋择拜别列祖列宗。秦敌将至,大战在即,为保境安民,为报效吾王相国,子孙冯亭就此别过。愿先祖在天之灵,保佑大计成功,上党无恙,冯氏一脉左右逢源,子孙昌盛。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。若不幸大计未成,吉凶之报,不能亲告,由子冯毋择春秋告祭。子孙一片忠心,天地可鉴。就此拜别,来日不还,相会九泉。”

说完,冯亭又三叩九拜。十岁小儿冯毋择吓得不敢再言,只学着父亲的样子,念念有词,叩拜再三。其间偷觑父亲,早已是泪流满面,吓得冯毋择只顾磕头,不知一气磕了多少。

第二天大早,天刚麻麻亮,冯亭便起来披挂齐整,准备离家。他不叫家人送,也不让老家仆跟随。妻妾下人怪异,不敢多问,只得相拥着送到府门口。

岂料刚一过二门,就见一个人跪在府门中间挡着道,冯亭定睛一看,竟是长子冯毋择。只见他一身行伍打扮,短战袍,小铠甲,腰间还挎着一柄短剑,心知坏事。他赶紧走上前去,伸手往起扯儿子,口中道:

“我儿大清早跪在这里作甚?快起来回堂温书。”

儿子伏地一拜道:“儿要随爹去上党。”

“胡说!朝廷大事,岂是尔等小儿戏耍的儿戏?起来,回去。”

“儿不回去。”

“混账!十岁小儿,乳臭未干,竟敢违抗父命。滚回去!”冯亭故意厉声喝斥。

岂料冯毋择一声凄厉:“爹,而不忍爹只身赴死!儿跟父亲一起杀秦王,屠秦城。”

一干妻妾家仆闻听此言,都大吃一惊,一起拥上前来。冯毋择他娘一把扯住丈夫,带着哭腔问道:

“老爷,不是去上党高就吗,怎么成了府死地?还要杀秦王屠秦城,这、这是怎么一回事啊,老爷。”

冯亭一把挣开夫人的拉扯,一指儿子道:“这就是你教出来逆子?啊!小小的人儿就信口雌黄,胡说八道?还不把他扯回去给我打!”

几个家仆婢女闻声,都上来把冯毋择强抱起来往里扯,这一拉一扯,冯毋择放声大哭:

“爹,儿不忍爹只身赴死地!儿不孝,今日定要随爹去。求爹开恩,准儿全孝,与爹一同战死沙场!”

被他一哭一嚷,当时乱作一团。

此时,相府发来护卫的二百军卒,早已在门前伺候。闻听门内哭闹,带队的校尉便进来查看:

“敢问郡守,这是怎么啦?”

冯亭赶紧掩饰:“啊,家丑家丑。此小儿从小骄纵坏了,闻听为父出门,以为去戏耍,便闹着非要跟着,见笑见笑。”

话音未落,冯毋择挣扎间,竟“仓啷”一声把腰间的短剑拔了出来,四下一挥,吓得姨娘家仆四散而逃。他奔过来“扑通”跪倒在冯亭脚下,一把抱住冯亭的双腿哭道:

“爹,儿求爹全儿孝心,儿定要与爹一同战死沙场。爹,儿求求你了。”

那校尉看了道:“哎呀,想不到郡守大人竟有如此勇壮的儿子,末校敬佩。”

  冯亭挣了一挣没挣脱,转念一想,瞧这架势,要真不带他去,转脸抹脖子事小,叫他把相国的大计哭闹出去,那事情就大了。

不如带他去。带着他也有个好处,万一事败,韩王要惩办卖国贼,一道圣旨夷三族,留在郑都也是个死。不如留着这根苗,叫他亲眼看见为父忍辱负重之所为,万一为父战死了,我儿侥幸活命,来日或可替为父洗清冤辱。

这么想着,他只好跺跺脚,骂一句:

“竖子,甚是无礼。起来吧,到时候别哭着要回家。”

“儿谢父亲。儿跟着父亲,万死不辞。”

家仆牵过冯毋择的小马,父子二人翻身上马。冯亭黑着脸,儿子冯毋择脸上挂着眼泪却喜笑颜开。父子二人驰出府门,在二百军卒护卫下,直出郑都北门,向上党治所长平进发。

就在冯亭父子离开郑都的当日,一队韩王的使臣也飞马出了郑都西门,向西日夜兼程一千二百余里,过洛阳入函谷,直奔秦国都城咸阳而去。

程步著长篇小说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         2

秦王稷闻听韩王遣使来,主动效上党以和,当时大喜。

他哈哈一笑,声若洪钟,一撑御案站起来,大踏步走到张禄跟前,一把夺过韩王的信,大声诵读起来:

“大王威仪,天下臣服。王师一出,扫荡寰宇。不谷撮尔小国,与秦相邻,常沐恩泽。上党地远,不能自守,愿效地于大王,以降福于庶民。哈哈哈哈……!”

  秦王稷忍不住把手中的信牍上下乱舞,哈哈大笑着在殿内大踏步来回走。看着张禄拱手侍立,没一句恭维的话,他便走到跟前站定了,把手中的信一抖道:

“如何范卿?卿谏攻荥阳,寡人力主打野王,如何?你不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,他就不知道怕。他不知道怕,如何能把上党乖乖地拱手奉上?荥阳隔着那么远,寡人就不明白,卿怎么会谏寡人去打荥阳?这么简单的道理,卿如此聪颖竟看不明白?有一句成语,惟范卿此谏是谓也,范卿可知何也?”

“臣愚钝。”

“隔靴搔痒。卿谏打荥阳,那就叫隔靴搔痒,哈哈哈哈——!”

“吾王圣明。臣虽有三分小聪明,如何敢比吾王大智慧雄才大略。吾王高瞻远瞩,臣叹服。”

“哈哈哈哈——!先祖孝公励精图治十四年,才打下了河西之地。寡人大父先惠王折腾了二十多年,才吞并了义渠。寡人只一员偏将两万步卒,不费吹灰之力,上党信手拈来。范卿以为,上党比之河西之地如何呀?”

“自然是上党地阔。”

“上党之与义渠国又如何呀?”

“无论是人口稠密,土地肥沃,还是市井繁华,义渠焉能与上党比?”

“哈哈哈哈——!范卿言之有理!传旨,升殿,寡人要亲向群臣报告喜讯。”

张禄立着没动。

 

秦王稷回头瞪他一眼:“去呀!”

“启禀吾王,上党道远,韩王一句空言,怕是不能不防。”

“此话怎讲?”

“启禀吾王,韩王虽是有使至,言奉上党议和,可是上党守尉未必从命。上党十七城,四面环山,自成一体,易守难攻。白起虽袭取了野王,却还隔着王屋山,没能进入上党,亦无向上党用兵的举动,韩王如此轻易就放弃上党,臣疑是韩相张平使的诡计。”

“自作聪明。寡人傻吗?这么容易就会上那愚蠢的韩相当吗?你以为寡人传旨升殿就为报告个喜讯?寡人是要赶紧调兵,赶紧占领上党。寡人要叫上党守尉措手不及,叫一旁觊觎上党的赵国没有可乘之机。”

张禄伏地一拜:“吾王圣明,臣叹服!”

“快去,叫文武大臣都来,都在大廷正殿听寡人调兵遣将。”

“臣遵旨。”张禄说完躬身一揖,赶紧趋步要出去传旨。

“回来!”

“臣在。”

秦王稷走到张禄跟前,突然低声道:

“卿以为,派谁去取上党合适?”

“知臣莫如君。吾王战将如云,臣不敢妄言。”

“哎,范卿不必过谦,但讲无妨。范卿所谏,寡人无不从谏如流。”

“吾王既如此幸臣,臣不敢不从命。兵贵神速,不如就叫白起赶紧率军越王屋,入上党,占领治所长平。”

秦王稷摇摇头:“不好。范卿足智多谋,出谋划策寡人不如卿,可是调兵遣将,沙场征战,卿不如寡人。”

“臣愿闻教。”

“白起就好比是寡人的左手,现在他占领野王,就死死地掐住了韩王的咽喉。如果命白起入野王,等于就松开了韩王的咽喉,令他有了喘息的机会。若上党有变,韩王又派兵北上,白起就会两面受敌,搞不好掐不死韩王,寡人还丢了上党。这等玄机,常人是无法窥见的。”

张禄闻言,赶紧道:“吾王圣明,深谋远虑臣不能及。”

“寡人要另派一员猛将做寡人的右手,用这右手替寡人把上党收入囊中。”

“吾王圣明,若如此,臣荐郑安平。郑安平足智多谋,知兵善任,常与臣议六国战事,无不应验。此人可为吾取上党。”

“郑安平?就你那死党门客?”秦王稷想想,摇摇头:“不好。卿倒是多次盛赞此人,所言寡人也十分赞赏。不过,此人毕竟没有带兵打仗的经历,坐上谈兵,寡人不放心。”

张禄碰了个钉子,还想再谏。

秦王稷伸手一指道:

“韩王虽效上党与寡人,然其官民狡诈,又近赵,必得一位久经沙场,善大战,知谋变,又忠心不二之人,方能胜任。”

“吾王圣明。如此,司马错如何?此人足智多谋,又曾攻取巴国蜀国,战功卓著。”

“不成,寡人绝不用他。”

张禄一愣。他已经听说了,秦王稷偷偷把司马错招进内廷,问取野王事。为何又绝不用也,而且还这么不假思索,不容置疑?

这其中,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关节?

坐到如今这等高位,秦王与群臣,尤其是武将的任何关节,都不能放过。只有了如指掌,才能不无心触逆鳞,才能以此制彼,游刃有余。

这么想着,他便拱手一揖道:

“臣不解,臣愿闻其详。”
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金冠城娱乐app下载 金冠城娱乐app下载,金冠优惠app下载安卓版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